精灵笔墨>竞技网游>破碎魔镜 > Cater1-1女祭司
    C市郊区一栋私人会馆,顶楼的高空酒吧跃然於城市霓虹之上,往日抬头不见全貌的钢筋丛林,如今却以渺小的姿态呈现在刑戚岚眼中。

    她斜斜倚靠在玻璃护栏,一头如瀑的墨发沿着脊骨线条而下,又有几缕妩媚地挂在x前与锁骨上,无端令人心痒。

    刑戚岚抬起手,微眯着眼,利用错位将月亮收进掌心把玩。如此反覆也会倦怠,她轻弹手指,又往空中吹了口气。

    像给予一场华美梦境的天真神只,以喜悦当砝码,若天平为你倾斜,她会倾尽宠Ai与目光。倘若你的份量从石子变成羽毛,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撤回所有,踩踏旧宠从云端掉落的躯T,寻找下一个宠物。

    她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简单直白,也残忍无情。

    美目流转,她的目光最终锁定在城市中央矗立的建筑。

    ——刑智科技

    和温柔明亮的月光相b,刑智科技的大楼显得冰冷坚y,连隐藏在低云後的霓光都像夺人X命的毒雾。

    碰不得。

    她暗道三字,将目光收回。

    C市郊区一栋私人会馆,顶楼的高空酒吧跃然於城市霓虹之上,往日抬头不见全貌的钢筋丛林,如今却以渺小的姿态呈现在刑戚岚眼中。

    她斜斜倚靠在玻璃护栏,一头如瀑的墨发沿着脊骨线条而下,又有几缕妩媚地挂在x前与锁骨上,无端令人心痒。

    刑戚岚抬起手,微眯着眼,利用错位将月亮收进掌心把玩。如此反覆也会倦怠,她轻弹手指,又往空中吹了口气。

    像给予一场华美梦境的天真神只,以喜悦当砝码,若天平为你倾斜,她会倾尽宠Ai与目光。倘若你的份量从石子变成羽毛,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撤回所有,踩踏旧宠从云端掉落的躯T,寻找下一个宠物。

    她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简单直白,也残忍无情。

    美目流转,她的目光最终锁定在城市中央矗立的建筑。

    ——刑智科技

    和温柔明亮的月光相b,刑智科技的大楼显得冰冷坚y,连隐藏在低云後的霓光都像夺人X命的毒雾。

    碰不得。

    她暗道三字,将目光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