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历史穿越>喻青 > 27
    我和秦狗说我想挣钱。

    秦狗看着我说:“说实话段喻,你有这个想法挺好的,最起码证明两点,第一,你不是啃老族,你想自力更生;第二,你有志气,追求上进,也有目标,但是有一点,你这个目标,太不准确了,你现在能挣什么钱?出去打工都没人要,用童工都犯法。”

    最后他告诉我:“如果是一般人,我会劝他好好学习,其实你脑子很灵光,你也可以好好学习,但目前你这个状态,你肯定学不进去,而且我一直都没觉得你是一般人,我建议你自己,好好想想,不要什么都问别人,自己想清楚了,想透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开始思考他的话。

    自从傅一青开始在巢打工,都是半夜回来,回来就去自己的卧室,他怕吵醒我,干脆不来找我,我就定凌晨三点的闹钟去找他,被他拒绝了几次后,他为了不让我半夜起来,干脆把门反锁了。

    但有天晚上,他跌跌撞撞的推开我的房门,我知道是他,但是乌漆嘛黑的我什么都看不见,还没有开口喊他,他就压到我身上,浑身滚烫,却带着浓重的寒气。

    他的眼睛明亮又迷离,整个人都烧的慌。我抱住他,小声喊他的名字,他压住我的手,和我十指相扣,把脸埋在我的脖颈处,他喊我小喻,一声又一声,勾人又好听,然后他扭了扭,上床后强势的吻我,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浓重的酒味儿,冲的很,他卷着我的舌头,还用牙咬,我的大脑都开始眩晕了。

    但我知道不是我喝醉了,是傅一青喝醉了。

    他下面硬邦邦的抵着我,我想挣脱他,帮他纾解,他不耐烦的扯了什么,捆住我的双手,触感冰凉丝滑,是质地极好的领带。

    “小喻躲什么呀。”他坐在我身上,不满的掐住我的下巴,我被迫张嘴,他朝我嘴里吐一口唾沫,温热的液体顺着舌头直接流进了喉咙。

    我挣扎着扭动,他忽然抓住我的头发,俯身压下来,盯着我,温柔的质问我:“小喻怎么还不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