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历史穿越>喻青 > 34
    傅一青考完我还在上课。看到他给我发的消息后,我直接翻墙头跳出来了。没打算当好学生之前我经常逃课,一般都是我和秦狗一起,一个打先锋一个殿后,但他这玩意儿靠不住,他那场子天天晚上有事儿,导致他每天白天跟个吊死鬼一样,只要睡着阎王爷都勾不走。

    傅一青考完没有回家,而是在人民公园。

    开始没感觉有什么,但距离公园越近,我越紧张,甚至感觉自己也参加一场高考,但我从来不怂考试,我怕傅一青觉得自己没考好,再做什么出格举动。

    王云之前和我说,虽然都说公平正义,但公平不是正义,是制度。最开始我还不理解这句话,后来理解了。这世界上哪有绝对的公平,有的人生来就聪明,有的生下来就是个傻子,都说高考公平,也只是相对公平,相对人们框架下的一种调和制度,傅一青把他所有的希望都压在这场考试上,把他所有的辛苦努力:每天晚上十二点睡,四点起,吃饭只啃馍,眼一刻都不离开书压上。

    他有高追求,高目标,但我只有一个愿望:只要他不轻生,一切好说。

    下午六七点,有很多散步的老年人,我找了一圈,没有看见他,我急的一头汗,给他打电话,没人接,我正想给秦狗打电话,突然被人捂住眼,我听到自己的心重重落地的声音,我长出一口气,拿下他的手,心砰砰跳两下才恢复正常。

    我转身看他,傅一青眼里倒映一片晚霞,显得他的瞳孔底色有些淡,是一层浅浅的褐色,铺一层薄薄的金黄,他眨眨眼,俏皮地笑一下。

    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都想给他跪下。

    他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我,避开我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磨蹭着勾我的小拇指。

    我故作生气地避开。

    他愣一下,收回手,和我并排走着,又把糖葫芦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