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历史穿越>喻青 > 39
    傅一青看起来很好哄,一块小蛋糕就让他奖励似的摸摸我的脑袋,但我看着他清亮温柔的眼睛,却开心不起来。秦狗说过,凡事都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可什么是表面又什么是本质,这对我来说太难了,但我想,或许就是混淆视听,给人造成假象,比如表面好的指不定本质就是坏的,像腐烂的水果,但表面坏的,本质或许是好的,只是一种伪装手段。像傅一青其实并不好哄,他只是没有真正生我的气而已,又或者他在我们家过的不开心,只是装的开心。其实最后一种情况几乎是肯定的,从我们之前断断续续闹矛盾,他的欲言又止又或者隐瞒,都是不开心的掩饰。的确是不开心的,我想,哪怕我和秦狗关系这么好,但让我长时间住他家,我也不会开心,就像那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傅一青会想家吗?

    我一个人坐在天台上看着远方的云彩,静下心来想,发现实在很难想起来了,想起来傅一青的父母都长什么样……傅一青又会忘了他们的模样吗?

    而最开始的开始,我们见的第一面,他生日那天,他是那么夺人眼球,所有人都围着他转,他的面前放着大蛋糕和生日礼物,旁边站的是父母……很孤独吧。我重重叹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

    曾经那些点点滴滴就像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一样钻进肺里,那些不懂、不甘、生气、难过、委屈,统统得到了答案,甚至曾经执着于要他亲口确认是否喜欢我的问题都像幼稚园小朋友拉着老师的手,非要问老师更喜欢谁一样幼稚。只要陪着他就好了,只要陪着他就好了,我想,因为他失去了所有,所以他变得胆小,什么都不想要,因为怕再次失去,又什么都想要,因为他一无所有,在这种矛盾中或许我是被利用的。

    可,又有何不可。

    我心甘情愿。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懵懂的知道了一点他当时想要表达的意思。其实他也是个小傻瓜,一哭,话就说不清楚。

    “小喻?”

    我扭头看,傅一青有些无奈地看着我:“在这儿干嘛呢。”

    我咧嘴笑,叼着手里把玩的草:“你猜。”

    他愣了一瞬,立马走到我面前,微微皱眉很轻地闻了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