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我罗茜。”罗莎琳斜坐在半倾的病床上,慵懒地靠着枕头,在平板上查询瓦莱西亚和塔尔的背景信息。一个晚上的充足睡眠让她身T的疼痛减轻了不少,虽然后背有时隐隐作痛,但现在已经可以起身休息,“我之前认识莱恩吗?”

    阿曼德边削着苹果皮边回答她,他只受了轻伤,经过治疗恢复得差不多了:“从没听你提起过有这号人。我倒知道瓦莱西亚有个同名的人,但不可能是他。这个人可能只是听到了你的名字,而罗茜又是罗莎琳的昵称。”

    “这种千年一遇的大帅哥想要和我套近乎?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我们是滑翔伞失事落在邻国被救起的,又不是在演偶像剧……”罗莎琳想到身边还坐着另一个同等端正英俊的男人,正是偶像剧的标准配置,她撇了撇嘴,收住了下半句话。

    “罗莎琳,你还记得多少失事前的事情?”阿曼德停住手中的动作,若有所思,“我们降落在瓦莱西亚的边境,他很可能是瓦莱西亚官方派过来监视我们的人。毕竟,塔尔和瓦莱西亚的关系并不算亲密,他们或许在怀疑我们是间谍。”

    罗莎琳摇了摇头:“我只记得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想不起那些人的名字和脸。”

    阿曼德轻叹了口气,表示理解:“昨天有外人在,我才没有告诉你,你有面孔失认症。俗称来说,就是脸盲症。”

    见罗莎琳愣住,他连忙补充道:“不过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你已经认得出我了。”

    罗莎琳一想,她确实无法准确描述出昨天见到的莱恩的长相,只能笼统地用几个标签概括:英俊、高大、金发、清冷……除此之外,她回想不起他的容貌。甚至明明早上才照过镜子,她却连自己长什么样都无法用言语表达。

    “给我讲一下我们出事前的事吧。”她连忙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希望阿曼德的讲述能触动她脑海中深埋的记忆。

    阿曼德将刚切好的一块苹果递到她嘴边:“一个星期前,我们结束了在东部山脉的徒步,去往塔尔边境的雪山度假……”

    “我确认好今天的天气了。风力和风向一切正常。”罗莎琳正从缆车上下来,背着有她大半个人高的滑翔伞装备,b不远处第一次登上雪山的小孩都要激动,“好久没来这边了,有点想念。”

    “他叫我罗茜。”罗莎琳斜坐在半倾的病床上,慵懒地靠着枕头,在平板上查询瓦莱西亚和塔尔的背景信息。一个晚上的充足睡眠让她身T的疼痛减轻了不少,虽然后背有时隐隐作痛,但现在已经可以起身休息,“我之前认识莱恩吗?”

    阿曼德边削着苹果皮边回答她,他只受了轻伤,经过治疗恢复得差不多了:“从没听你提起过有这号人。我倒知道瓦莱西亚有个同名的人,但不可能是他。这个人可能只是听到了你的名字,而罗茜又是罗莎琳的昵称。”

    “这种千年一遇的大帅哥想要和我套近乎?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我们是滑翔伞失事落在邻国被救起的,又不是在演偶像剧……”罗莎琳想到身边还坐着另一个同等端正英俊的男人,正是偶像剧的标准配置,她撇了撇嘴,收住了下半句话。

    “罗莎琳,你还记得多少失事前的事情?”阿曼德停住手中的动作,若有所思,“我们降落在瓦莱西亚的边境,他很可能是瓦莱西亚官方派过来监视我们的人。毕竟,塔尔和瓦莱西亚的关系并不算亲密,他们或许在怀疑我们是间谍。”

    罗莎琳摇了摇头:“我只记得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想不起那些人的名字和脸。”

    阿曼德轻叹了口气,表示理解:“昨天有外人在,我才没有告诉你,你有面孔失认症。俗称来说,就是脸盲症。”

    见罗莎琳愣住,他连忙补充道:“不过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你已经认得出我了。”

    罗莎琳一想,她确实无法准确描述出昨天见到的莱恩的长相,只能笼统地用几个标签概括:英俊、高大、金发、清冷……除此之外,她回想不起他的容貌。甚至明明早上才照过镜子,她却连自己长什么样都无法用言语表达。

    “给我讲一下我们出事前的事吧。”她连忙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希望阿曼德的讲述能触动她脑海中深埋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