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醒来的时候天sE将沉,夕yAn斜斜地打在墙上,被半掩的窗帘遮去了些许。

    恍惚地在床上乱m0了几下,却没有找到手机。

    而全身上下却像彻底粉碎又被重新拼凑起来一样剧痛无b,连手指尖都因疼痛而轻轻颤动。她勉强扭头望去,才发现床边的心电监护仪正在安静地运行,被褥遮住了机器上密密麻麻的导联线。

    房间里的护士察觉到她醒了,急忙按铃叫来了几名医生。

    她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发呆。一切都不太真实,身T也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自己似乎游离在躯T之外,正在以第三人称观察医生评估她的身T状况。

    “检查显示有轻微脑震荡,你在昏迷之前的记忆有哪些模糊的地方吗?”医生温柔地俯身询问,一边在平板上记录。

    她如大梦初醒一般愣住,一下子被拽回了现实之中。

    一觉醒来,她就躺在了病床上。而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导致她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在医生开口之前,她一直在飘忽神游,所以没觉得有多异常。

    而现在记忆像一场大段空白的电影,她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她试图回想,脑袋却隐隐作痛。

    突然闯进来的一个男人打断了她的思绪。对视的那一瞬间看到她已经清醒,男人不可闻地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样了?身上哪里不舒服?”他匆忙挤开医生跑到床前,双手紧攥住被褥边缘,轻微颤抖着,“医生说你刚醒。前几天我也想来看你,但他们不让我一直守在你身边……”

    男人衣领上淡淡的沐浴露味触动了她脑海中的某根神经,扫清了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

    但她的记忆依然像一团浆糊,无法将男人清俊的脸和回想起的碎片中任何面孔联系上:“你是?”

    她醒来的时候天sE将沉,夕yAn斜斜地打在墙上,被半掩的窗帘遮去了些许。

    恍惚地在床上乱m0了几下,却没有找到手机。

    而全身上下却像彻底粉碎又被重新拼凑起来一样剧痛无b,连手指尖都因疼痛而轻轻颤动。她勉强扭头望去,才发现床边的心电监护仪正在安静地运行,被褥遮住了机器上密密麻麻的导联线。

    房间里的护士察觉到她醒了,急忙按铃叫来了几名医生。

    她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发呆。一切都不太真实,身T也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自己似乎游离在躯T之外,正在以第三人称观察医生评估她的身T状况。

    “检查显示有轻微脑震荡,你在昏迷之前的记忆有哪些模糊的地方吗?”医生温柔地俯身询问,一边在平板上记录。

    她如大梦初醒一般愣住,一下子被拽回了现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