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仙侠修真>绑定了淫荡学院系统后【NPH】(简) > 【10】叫出来,我喜欢听【】
    言至此也不需怀着过多的思考与担心,珀斯又更加靠近了一些,他更贪婪地嗅了连矜矜身上的气味。

    “你的身上……好香。”

    连矜矜觉得自己赌对了,似乎对方对于自己身上的气味很是钟意。

    连矜矜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后,仍然不打算就此罢休,反而想反击刚刚珀斯对她的挑逗,于是连矜矜轻抚过珀斯的手臂上的肌r0U线条,俯身在他的身边细语。

    “可是你说过你只跟你的”nV朋友“做呀,她会不会伤心啊。”

    珀斯没有言语,但他的眸sE变的深了些,不自觉地g起了嘴角。

    “但此刻我臣服于你,为了你的香甜可口而倾倒。”

    “……嗯——那么你想尝尝看水蜜桃吗,房客先生?”

    “房东小姐的好意我自然不能推辞;为了以示感谢,我想……我能够给你制定一套训练,让你的T能更好一些。”

    “房客先生是运动员?嗯……哼,那……嗯……当我的专属教练……就给你免租费怎么样。”

    言至此也不需怀着过多的思考与担心,珀斯又更加靠近了一些,他更贪婪地嗅了连矜矜身上的气味。

    “你的身上……好香。”

    连矜矜觉得自己赌对了,似乎对方对于自己身上的气味很是钟意。

    连矜矜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后,仍然不打算就此罢休,反而想反击刚刚珀斯对她的挑逗,于是连矜矜轻抚过珀斯的手臂上的肌r0U线条,俯身在他的身边细语。

    “可是你说过你只跟你的”nV朋友“做呀,她会不会伤心啊。”

    珀斯没有言语,但他的眸sE变的深了些,不自觉地g起了嘴角。

    “但此刻我臣服于你,为了你的香甜可口而倾倒。”

    “……嗯——那么你想尝尝看水蜜桃吗,房客先生?”

    “房东小姐的好意我自然不能推辞;为了以示感谢,我想……我能够给你制定一套训练,让你的T能更好一些。”

    “房客先生是运动员?嗯……哼,那……嗯……当我的专属教练……就给你免租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