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灵异科幻>[主攻]美人被亲侄子曰透了批(叔侄/小妈/三P) > 02 那是年幼的我,第一次察觉到嫉妒是什么滋味
    他终于确认我是在叫他,惊愕地看着我,身子僵硬了片刻,又垂下眉眼,轻声叹了口气。

    “别这么叫我。”他说。

    他的眼睫很长,也很密。像女人化妆用的平刷,稠密、纤长,静静地将眼睑遮住过半,又随着主人的无意敛眉而悸动。

    他真的很像我心中的妈妈。

    我安静地看着他的眉眼,沉默无声。看他垂眸低眉,看他的唇角动了动,看他的脊背少许紧绷,又缓缓放松。

    最终是他先败下阵来,转移了话题,“今天的作业完成了没有,你该去学习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转身离开得很急促,像是落荒而逃。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还没上幼儿园。有时被家人领着出去玩,看到别的小朋友叫着妈妈,我不解,便拉着叔叔的手,问妈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叔叔不肯说,只是摸着我的头,把我抱在怀里,告诉我别多想,我有叔叔陪着。

    我寻不到答案,便去问公园里晒着太阳的老奶奶。她们说,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对我最好的人。

    他终于确认我是在叫他,惊愕地看着我,身子僵硬了片刻,又垂下眉眼,轻声叹了口气。

    “别这么叫我。”他说。

    他的眼睫很长,也很密。像女人化妆用的平刷,稠密、纤长,静静地将眼睑遮住过半,又随着主人的无意敛眉而悸动。

    他真的很像我心中的妈妈。

    我安静地看着他的眉眼,沉默无声。看他垂眸低眉,看他的唇角动了动,看他的脊背少许紧绷,又缓缓放松。

    最终是他先败下阵来,转移了话题,“今天的作业完成了没有,你该去学习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转身离开得很急促,像是落荒而逃。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还没上幼儿园。有时被家人领着出去玩,看到别的小朋友叫着妈妈,我不解,便拉着叔叔的手,问妈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叔叔不肯说,只是摸着我的头,把我抱在怀里,告诉我别多想,我有叔叔陪着。

    我寻不到答案,便去问公园里晒着太阳的老奶奶。她们说,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对我最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