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奇幻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科学研究 (课堂玩贝塔 观察洞X)
    该来的总会来。

    无论张茂是如何在床上祈求着白天不要到来,天还是渐渐亮了。透过他房间窗子没拉紧的窗帘缝隙里,红彤彤的一个太阳逐渐从苍蓝色棉花糖似的云海后头蹦出来,不一会就晒得人脸发烫。张茂攥着手机爬起来,手机屏幕已经被他摸得染上了五个指头汗津津的痕迹。手机被他捏了一整夜,每一次点亮屏幕都让他发着抖咬自己的下嘴唇,可是没有一次是他害怕的东西。

    这并没有让他感到轻松,一些更可怕的猜测反而涌入了他的脑袋里。张茂并不认为蒋十安会放他一马,他一定在家筹备着更为可怕的惩罚。也许他会把他的下体照片全部彩色打印出来,贴在每个班级的门口,还有只有他有操作权的学校LED公告栏。可能等一会,他背着书包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校门两旁的大屏幕上就会明明白白地展览着他的畸形下体。

    那么他该怎么办呢?

    张茂抓紧裤子上的皮带,紧紧地抓着,仿佛那上面系的是他的脑袋,头盖骨已经被掀起来了,颤巍巍地盛放着他那捧不值钱的脑浆,稍微一碰就会撒一地。他开始考虑不要去上学,打个电话给班主任自己生病了。虽然会被班主任辱骂,阴阳怪气地质问他是不是装病,下次再去的时候,他肯定会让张茂在班级后面罚站一整天,所有的同学经过时都会装作不经意地踢他一脚。

    下次?

    哪来的下次呢。

    张茂对着镜子里脸色铁青的鬼怪般的自己,惨淡地笑出声。因为晚上没有休息,他的斜视变严重了,右眼球怪异地朝一侧偏着,他努力了很多次都没有让它听话地回归原位。

    最终,他还是驼着背走出了家门。

    校门口今天检查的人不是蒋十安,这让张茂有些临死前的欣慰,门口的大屏幕上也一如既往地播放着校歌和校规。他瞥见蒋十安那意气奋发却可怖的脸——头发全都梳到后头,露出他饱满的额头和挺直的鼻梁,在屏幕上和学生会一众人抱胸站着。即便是张茂,也不得不承认蒋十安表现在外的那一面是多么光鲜和令人羡慕。就连他也曾经想过,如果他长得好看一些,能让母亲忽略自己的缺陷,或者是学习好一些,能让父亲多点骄傲,该有多好。可惜他不但身体有缺陷,就连大脑的功能也不是很好,无论他上课多么认真地听讲,下课做多么多的习题,学习到深夜,成绩依旧只是平平。

    这一点点临死前的自怜,是张茂对自己为数不多的放纵。

    该来的总会来。

    无论张茂是如何在床上祈求着白天不要到来,天还是渐渐亮了。透过他房间窗子没拉紧的窗帘缝隙里,红彤彤的一个太阳逐渐从苍蓝色棉花糖似的云海后头蹦出来,不一会就晒得人脸发烫。张茂攥着手机爬起来,手机屏幕已经被他摸得染上了五个指头汗津津的痕迹。手机被他捏了一整夜,每一次点亮屏幕都让他发着抖咬自己的下嘴唇,可是没有一次是他害怕的东西。

    这并没有让他感到轻松,一些更可怕的猜测反而涌入了他的脑袋里。张茂并不认为蒋十安会放他一马,他一定在家筹备着更为可怕的惩罚。也许他会把他的下体照片全部彩色打印出来,贴在每个班级的门口,还有只有他有操作权的学校LED公告栏。可能等一会,他背着书包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校门两旁的大屏幕上就会明明白白地展览着他的畸形下体。

    那么他该怎么办呢?

    张茂抓紧裤子上的皮带,紧紧地抓着,仿佛那上面系的是他的脑袋,头盖骨已经被掀起来了,颤巍巍地盛放着他那捧不值钱的脑浆,稍微一碰就会撒一地。他开始考虑不要去上学,打个电话给班主任自己生病了。虽然会被班主任辱骂,阴阳怪气地质问他是不是装病,下次再去的时候,他肯定会让张茂在班级后面罚站一整天,所有的同学经过时都会装作不经意地踢他一脚。

    下次?

    哪来的下次呢。

    张茂对着镜子里脸色铁青的鬼怪般的自己,惨淡地笑出声。因为晚上没有休息,他的斜视变严重了,右眼球怪异地朝一侧偏着,他努力了很多次都没有让它听话地回归原位。

    最终,他还是驼着背走出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