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奇幻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洞X城邦(上) (菊花开)
    蒋十安全家出国旅游去了,张茂也就乐的休息。蒋十安最近不知道吹了什么邪风,人倒是没吹得歪嘴斜眼瘫痪了——张茂到巴不得他瘫痪,但是蒋十安身体强健精神好,只是特别喜欢黏糊着他。张茂独来独往惯了,对生活里忽然多出来一个人那是非常的不习惯。之前他去蒋十安家操逼,那也是只有上床的时候在一块,其他时候都是装不认识的。蒋十安在学校一样要欺负他,往他身上扔点纸团子,故意把脚伸出来给他绊倒之类的。可是这俩礼拜以来,他干什么都要挨着张茂。

    和张茂做朋友那是不可能的,张茂想,估计还是有什么别的阴谋。他对蒋十安的印象实在是坏得很,蒋十安要是天天揍他两拳,他还能心平气和的。不过要是这么阴阳怪气的天天黏糊着,他就觉得异常诡异了。张茂陷入了一种猜忌和忐忑的情绪里。

    总算,蒋十安暂时消失了,张茂简直舒畅地不亦乐乎,这几天上学都留着墙根走得轻快。他还是有一点要感激蒋十安的,那就是自从和蒋十安坐了同桌之后,蒋十安对他呼来喝去的行为让大家默认他被蒋十安招安,主动做了他的狗腿子,张茂被肉体殴打的机会少了很多很多。代价就是帮蒋十安端茶递水,他当课代表张茂搬本子,他打篮球张茂拿衣服水,他去学生会办公室办公跪在桌子底下给他口交。

    临走蒋十安都拉着他在家里书房干了一回,鸡巴捅的张茂嘴角都肿烂了,喝热水都发痛。蒋十安随意地擦了擦阴茎上的口水和残留着没有被张茂舔干净的精液,张茂还想舔来着,但是他推开了张茂的脸颊。他把自己弄弄干净之后,捏着张茂的下巴,脚踩在他的裤裆外头,把他射完垂软的小鸡巴和高潮后酥麻的小逼用脚板揉来揉去,说:“你要是敢趁我不在,让别人用我的小逼,你就等死吧。”

    张茂低头应了,爬上前去把蒋十安的鸡巴塞进他的内裤里。

    还让别人用呢,张茂斜眼看了一眼蒋十安的桌子,悄悄地想——即使是别人听不到的他的脑袋里的想法,他也只敢悄悄地在脑袋里说给自己听,我还能让别人用,我给你用了都是倒了血霉。

    张茂一生的愿望都是,做个平凡人,他想做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没有额外的逼,只有一根小小的鸡巴。他甚至可以接受自己阳痿,如果能不要这个逼的话。他想做个平凡到不能平凡的男人,穿奇装异服别人都不会多看两眼的男人,他甚至嫉妒每一个不甘于平凡的人。平凡有什么不好,张茂想,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惜的是,自从被蒋十安强奸又赖上之后,他的轨迹就越发地和自己计划的不一样起来。张茂每天都祈求着能早点摆脱蒋十安,他希望蒋十安能暴毙,或者忽然谈了恋爱对他丧失兴趣,然后和平地滚开。

    毕竟他不能冒激烈反抗后被公布下体照片的险。

    可惜就像一直以来的现实一样,他从来不是会被任何神仙菩萨小鬼照顾到的人,蒋十安不但兴趣不减,还愈演愈烈。他热衷于开发张茂身上所有的快感点,他搜索着各种AV,黄色和漫画,寻找着一切合理不合理的性爱方式。蒋十安自己因为学习泰拳,所以身体柔韧度和力量都非常优秀,他以为谁都是这样——于是他就把黄色漫画上看到的,把张茂整个下体都抬起来,妄想折叠成对半来操。张茂被他折磨地大声尖叫,腰都快要骨折,蒋十安才终于放弃了这个神经的体位,改为扛着他的大腿并按到他的胸膛上抽插。

    张茂按揉着仍在酸痛的肩膀,拧着脖子在操场上捡球。今天体育课学排球对墙垫球,张茂协调性不好而且眼睛判断方位的功能有问题,所以只能捡球。这可把他弄惨了,同学趁着蒋十安不在,汪烟又在琴房练琴,憋了一个月的同班同学简直是出了栏的野狗,纷纷故意往张茂身上脑袋上扔着排球。一次上体育课的有两个班,这会体育老师教另外一个班去了,根本没空看这边儿。张茂的背上头上一会就被砸一下,他弯下腰若无其事地捡了,再把球扔回去。

    老师来教了一回,就回办公室去了让他们自己玩。这下张茂可就惨了,同学扔的起劲儿,直接开始了远程投射张茂得分的游戏——砸到脑袋十分,砸到上半身得五分,砸到下半身得三分,砸到手得二十分。几个男生形成了砸球阵营,并且大笑着说谁得分最少,等会下了体育课就要请全班去小超市吃冰棍。吃冰棍是没有张茂的份儿的,但是挨打倒只有他。

    蒋十安全家出国旅游去了,张茂也就乐的休息。蒋十安最近不知道吹了什么邪风,人倒是没吹得歪嘴斜眼瘫痪了——张茂到巴不得他瘫痪,但是蒋十安身体强健精神好,只是特别喜欢黏糊着他。张茂独来独往惯了,对生活里忽然多出来一个人那是非常的不习惯。之前他去蒋十安家操逼,那也是只有上床的时候在一块,其他时候都是装不认识的。蒋十安在学校一样要欺负他,往他身上扔点纸团子,故意把脚伸出来给他绊倒之类的。可是这俩礼拜以来,他干什么都要挨着张茂。

    和张茂做朋友那是不可能的,张茂想,估计还是有什么别的阴谋。他对蒋十安的印象实在是坏得很,蒋十安要是天天揍他两拳,他还能心平气和的。不过要是这么阴阳怪气的天天黏糊着,他就觉得异常诡异了。张茂陷入了一种猜忌和忐忑的情绪里。

    总算,蒋十安暂时消失了,张茂简直舒畅地不亦乐乎,这几天上学都留着墙根走得轻快。他还是有一点要感激蒋十安的,那就是自从和蒋十安坐了同桌之后,蒋十安对他呼来喝去的行为让大家默认他被蒋十安招安,主动做了他的狗腿子,张茂被肉体殴打的机会少了很多很多。代价就是帮蒋十安端茶递水,他当课代表张茂搬本子,他打篮球张茂拿衣服水,他去学生会办公室办公跪在桌子底下给他口交。

    临走蒋十安都拉着他在家里书房干了一回,鸡巴捅的张茂嘴角都肿烂了,喝热水都发痛。蒋十安随意地擦了擦阴茎上的口水和残留着没有被张茂舔干净的精液,张茂还想舔来着,但是他推开了张茂的脸颊。他把自己弄弄干净之后,捏着张茂的下巴,脚踩在他的裤裆外头,把他射完垂软的小鸡巴和高潮后酥麻的小逼用脚板揉来揉去,说:“你要是敢趁我不在,让别人用我的小逼,你就等死吧。”

    张茂低头应了,爬上前去把蒋十安的鸡巴塞进他的内裤里。

    还让别人用呢,张茂斜眼看了一眼蒋十安的桌子,悄悄地想——即使是别人听不到的他的脑袋里的想法,他也只敢悄悄地在脑袋里说给自己听,我还能让别人用,我给你用了都是倒了血霉。

    张茂一生的愿望都是,做个平凡人,他想做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没有额外的逼,只有一根小小的鸡巴。他甚至可以接受自己阳痿,如果能不要这个逼的话。他想做个平凡到不能平凡的男人,穿奇装异服别人都不会多看两眼的男人,他甚至嫉妒每一个不甘于平凡的人。平凡有什么不好,张茂想,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惜的是,自从被蒋十安强奸又赖上之后,他的轨迹就越发地和自己计划的不一样起来。张茂每天都祈求着能早点摆脱蒋十安,他希望蒋十安能暴毙,或者忽然谈了恋爱对他丧失兴趣,然后和平地滚开。

    毕竟他不能冒激烈反抗后被公布下体照片的险。

    可惜就像一直以来的现实一样,他从来不是会被任何神仙菩萨小鬼照顾到的人,蒋十安不但兴趣不减,还愈演愈烈。他热衷于开发张茂身上所有的快感点,他搜索着各种AV,黄色和漫画,寻找着一切合理不合理的性爱方式。蒋十安自己因为学习泰拳,所以身体柔韧度和力量都非常优秀,他以为谁都是这样——于是他就把黄色漫画上看到的,把张茂整个下体都抬起来,妄想折叠成对半来操。张茂被他折磨地大声尖叫,腰都快要骨折,蒋十安才终于放弃了这个神经的体位,改为扛着他的大腿并按到他的胸膛上抽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