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奇幻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沉睡漩涡 (回形针体位)
    张茂出院了。

    张茂的父亲对他的借口“高三了老师要补习”毫不怀疑,给他的卡上又打了一点钱之后,就不再管他,任由他自生自灭。张茂不由得想到同班同学往往都对家长十分厌烦,经常在上学时说着“我妈又让我穿秋裤”,“我爸非要来接我”这样任性的话,他们的理想是“如果爹妈全都在外上班,每个月只给点钱就好了”。张茂认为这都是奢侈的抱怨,不知父母亲情的同学们在不知不觉时随意挥霍着双亲有限的情感。父母之爱并不是如同宣传所说那样是聚宝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更何况“母爱”这个词语的现代意义诞生都不到一百年。

    父母之爱是会被耗尽的,这一点从张茂身上就很清楚地能论证出来:母亲在怀着他的时候也是满怀期待的,他从家中的大铁箱里翻出来过母亲的孕期日记,每一天都会清晰地记录清楚“毛毛今天踢了我一脚”,“今天去产检医生给我看了毛毛的手指头,我数了一遍又一遍,是五根手指呢,真是健康的孩子”,“毛毛很听话,半夜不吵我”这样的话。她对未出生时的张茂,产生的母爱是蓬勃而生机的。

    生出来这样的怪物之后,结果不用一再强调,张茂不是祥林嫂,无论跟多少人说多少次母亲抛弃他的悲惨故事,母亲也不会回来。

    话是这么说的,但当他看到蒋十安对待他妈妈不耐烦不尊重的态度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口——他人生里为数不多不能忍耐的事情有一件就是这个:“你跟你妈妈为什么那么讲话。”

    蒋十安刚把门甩得砰砰响,在客厅里暴跳如雷地抓着头发大骂:“烦死了!”他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习惯性地要往地上摔,张茂站在旁边看着他动作,耳朵自动紧张起来等待着巨响。然而蒋十安举起来几秒钟之后,忽然放回茶几上。他双手的拳头攥得很紧,僵硬着脚步走进了浴室。

    浴室门还没带上,张茂就听到里头有扇耳光的声音。

    他其实并不害怕,但常年挨耳光的遭遇令他听到这种手掌心抽在皮肉上的声响就不由得腿脚抽搐,心跳也丧失了稳定的节奏。张茂仍在住院时,就发现蒋十安渐渐染上了抽自己巴掌的毛病,他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抽别人没有快感了改成抽自己了?张茂在客厅站了几秒钟,那噼啪的声儿骤然停了,他抬头看浴室门:蒋十安从里头若无其事的走出来,跟散步似的假装轻松,可惜脸颊上一边一个五指印出卖了他的若无其事。

    他抹了一把自己的刘海,一下就看到张茂站在面前,有点呆滞地看着他,他立刻有些恼怒地说:“看什么看?”

    张茂摇摇头。

    “再看小心我……!”蒋十安猛地举起拳头,可那硕大的拳头只升到肩膀高就凝滞住了上升的动作,他气冲冲地转身又跑回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