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笔墨>奇幻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水形物语 (游泳池g)
    阴蒂上缠绵的快感像一双手无情地将张茂从美梦中醒来。

    他张开眼睛后,眼前是头顶上的帐子,深翠色的床帐顺着四柱床的床顶倾泻而下,被清晨还迷蒙着投射出苍白的阳光划过,显出一种神秘的光泽来。他懒洋洋地把胯往上抬了抬,感到自己微微勃起的阴茎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屁股立刻被抓住了,开玩笑似的拍了两下。张茂嘴里溢出一声轻喘,要从床上坐起挣脱充满情欲的禁锢,却被抱着他屁股的双手不依不饶地阻拦。

    他微微抬起头,胯下的被子隆起一个大包,下面藏着的就是他梦里的主人公,梦境是什么内容自不必言说,都是尽在不言中的。张茂缓缓叹气,掀开被子——他昨晚穿好的内裤早被拽到了膝盖以下,两条白而细瘦的腿架在罪魁祸首的肩膀上,而蒋十安,正埋首在他的下体做着最喜欢的晨间锻炼,舔逼。他美其名曰这项活动能让自己神清气爽,还能锻炼舌头的灵活度。对于后一点张茂深以为然,蒋十安的舌头一天比一天有劲儿,总舔得他大声尖叫。

    现在,他的舌尖就抵在张茂的阴蒂上,只操纵着舌中间抖动整个舌头,酥麻地像是震动牙刷柄按在上面的感觉让张茂在床上翻滚呻吟。他在丝滑的床单上磨蹭着身体纾解充盈全身的快感,他的阴蒂被舔得发麻,可在那酥酥麻麻的钝感中,有力的柔软舌尖弹拨在上头的刺激还是让他大腿内侧都爽的抖动。蒋十安玩够了他的阴蒂,那个原本浅色的收缩在阴蒂包皮里头的东西现在全伸出来了,红彤彤地染着水光。

    蒋十安爱极了张茂的阴蒂,在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表里头,舔张茂的阴蒂能排到前三,第一是亲张茂的嘴,第二是操张茂的小逼,第三就是舔张茂的阴蒂。阴蒂真是个神奇的玩意儿,蒋十安虽然嘴巴离开了那儿凑在张茂的阴道口上吮吸里头流出来的淫水,但他眼睛盯着那个红红的小尖儿,还在想着它。

    这是个奇妙的小肉球,虽然平常缩在里头看都看不到,可是只要稍微舔一舔挠一挠,甚至是在张茂的眼前用常按揉阴蒂的手法碾一碾自己的手指,都能让这个小东西发痒发骚。它是这么小,但它的力量又是这么大,服侍着它的时候,虽然黏膜和皮肤接触的只是小小一点儿,可却能让张茂整个人都发抖呻吟,往常戴在脸上的冷淡面具统统碎裂,露出下头淫荡的本质来。

    蒋十安用指甲抠着张茂的阴蒂,舌头伸进他的阴道里穿刺着,他舔着又湿又滑的内壁肉膜,抚摸着张茂细腻的大腿皮肤,口齿不清地问:“几点了?”

    张茂停了甜腻的呻吟,拿过床头的手机看:“六点四十五了。”

    这种小夫妻似的床上生活问答让蒋十安热血沸腾,他把头深深埋进张茂的两腿之间,把舌头伸得长长的在张茂的整个阴部上裹食,淫乱的水声环绕着四柱床。蒋十安把他舔到一个高潮,自己却没时间再弄了,他从张茂的身下钻出来,嘴唇上和脸颊上沾着一层透明的液体,不说就知道是什么。张茂看的又是羞耻又是心烦,赶紧弯下腰把内裤拽回腰上,翻身下床。

    蒋十安的阴茎还在内裤里头高高翘着,但他不想管也来不及管,涨得两腿岔开着跟着张茂走进浴室。他手臂上缠着两圈绷带,是之前划上去的伤口,已经快痊愈,现在正隐隐发痒。蒋十安从后头搂着张茂,把牙刷伸到他眼前让他给自己挤点牙膏。他得意地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塞进嘴里,眼睛得意地望着镜子里拥抱着的两人,张茂圆乎乎的脑袋就在他的面前,只要一低头就能亲到。他高高翘起来不及打出来的阴茎蹭在张茂的屁股缝里,随着他刷牙的动作顺着臀肉摩擦戳刺,想以此解闷。

    手臂上的白色绷带看在蒋十安的眼里,只觉得是自己勇敢的勋章,他贴着张茂弯下腰的趋势一起把身体下压,吐掉嘴里的泡沫。张茂端着一杯漱口用的清水,他等着他喝一口,自己也就着他的手喝一口。整个过程张茂毫无抗拒,靠在他怀里的身体也是软软的。蒋十安得意地要敲起鼓来打起锣,虽然他没见过这两个东西,但是他知道最近只有跟着电视上舞一曲这种欢乐乐曲,才能抒发他的快乐心情。

    阴蒂上缠绵的快感像一双手无情地将张茂从美梦中醒来。

    他张开眼睛后,眼前是头顶上的帐子,深翠色的床帐顺着四柱床的床顶倾泻而下,被清晨还迷蒙着投射出苍白的阳光划过,显出一种神秘的光泽来。他懒洋洋地把胯往上抬了抬,感到自己微微勃起的阴茎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屁股立刻被抓住了,开玩笑似的拍了两下。张茂嘴里溢出一声轻喘,要从床上坐起挣脱充满情欲的禁锢,却被抱着他屁股的双手不依不饶地阻拦。

    他微微抬起头,胯下的被子隆起一个大包,下面藏着的就是他梦里的主人公,梦境是什么内容自不必言说,都是尽在不言中的。张茂缓缓叹气,掀开被子——他昨晚穿好的内裤早被拽到了膝盖以下,两条白而细瘦的腿架在罪魁祸首的肩膀上,而蒋十安,正埋首在他的下体做着最喜欢的晨间锻炼,舔逼。他美其名曰这项活动能让自己神清气爽,还能锻炼舌头的灵活度。对于后一点张茂深以为然,蒋十安的舌头一天比一天有劲儿,总舔得他大声尖叫。

    现在,他的舌尖就抵在张茂的阴蒂上,只操纵着舌中间抖动整个舌头,酥麻地像是震动牙刷柄按在上面的感觉让张茂在床上翻滚呻吟。他在丝滑的床单上磨蹭着身体纾解充盈全身的快感,他的阴蒂被舔得发麻,可在那酥酥麻麻的钝感中,有力的柔软舌尖弹拨在上头的刺激还是让他大腿内侧都爽的抖动。蒋十安玩够了他的阴蒂,那个原本浅色的收缩在阴蒂包皮里头的东西现在全伸出来了,红彤彤地染着水光。

    蒋十安爱极了张茂的阴蒂,在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表里头,舔张茂的阴蒂能排到前三,第一是亲张茂的嘴,第二是操张茂的小逼,第三就是舔张茂的阴蒂。阴蒂真是个神奇的玩意儿,蒋十安虽然嘴巴离开了那儿凑在张茂的阴道口上吮吸里头流出来的淫水,但他眼睛盯着那个红红的小尖儿,还在想着它。

    这是个奇妙的小肉球,虽然平常缩在里头看都看不到,可是只要稍微舔一舔挠一挠,甚至是在张茂的眼前用常按揉阴蒂的手法碾一碾自己的手指,都能让这个小东西发痒发骚。它是这么小,但它的力量又是这么大,服侍着它的时候,虽然黏膜和皮肤接触的只是小小一点儿,可却能让张茂整个人都发抖呻吟,往常戴在脸上的冷淡面具统统碎裂,露出下头淫荡的本质来。

    蒋十安用指甲抠着张茂的阴蒂,舌头伸进他的阴道里穿刺着,他舔着又湿又滑的内壁肉膜,抚摸着张茂细腻的大腿皮肤,口齿不清地问:“几点了?”

    张茂停了甜腻的呻吟,拿过床头的手机看:“六点四十五了。”

    这种小夫妻似的床上生活问答让蒋十安热血沸腾,他把头深深埋进张茂的两腿之间,把舌头伸得长长的在张茂的整个阴部上裹食,淫乱的水声环绕着四柱床。蒋十安把他舔到一个高潮,自己却没时间再弄了,他从张茂的身下钻出来,嘴唇上和脸颊上沾着一层透明的液体,不说就知道是什么。张茂看的又是羞耻又是心烦,赶紧弯下腰把内裤拽回腰上,翻身下床。